(建議在您看過本片後再按下繼續閱讀)

  伊莉莎白就站在路邊,仰望著樓上窗邊自己深愛的男人與另一名女子熱情擁吻,她說:「要怎麼跟重要的人說再見?其實什麼都沒說,我只是離開。」

   於是伊莉莎白開始只有自己的旅程,白天在人來人往的餐廳打工,晚上則在酒吧裡繼續賺錢,忙碌的生活說是為了存錢買台車,其實是為了止住那份因為男友 背叛所帶來的痛覺,即使來到偏僻小鎮,這裡的每個人們仍舊有著屬於他們自己的故事,頻頻戒酒失敗的警察,內心始終割捨不下與他分居的妻子,瘋狂澎湃的情感 與挫折,全都壓縮在他冷漠的外表下,透過瓶子緩緩流出的液體,盛裝到四方透明的酒杯,然後再一飲而盡。而分居的妻子煙視媚行,丈夫的愛如同千重鎖鍊使她連 呼吸都沈重,「我以為只要他死,我就解脫。」,當那天真正來到,丈夫因為酒駕意外身亡後,她才發現,他只是陷入了另一個牢籠。

  場景轉換到以機率做為樂趣的賭場,年輕辣妹開著名車與一身的華服,卻在賭場輸到一無所有,辣妹與伊莉莎白打賭,還是賠掉了他的積架名車,於是要求伊莉 莎白送他回拉斯維加斯,路途上辣妹與伊莉莎白分享著從父親那裡得來的賭場經驗,與她自己衍生的人生態度。信任與不信任,如同一刀雙刃,伊莉莎白選擇信任, 卻遭受男友無情的劈腿;辣妹選擇不信任,卻錯失了見臨終前最後一面的父親,即使如此,辣妹仍舊不信任的面對人生,而伊莉沙白,則開著花三仟塊的新車,離開 賭城,繼續以信任面對未來的旅程。

  我們所遇到的每個人,就如同一面面的鏡子,透過鏡子的反射得以讓我們重新定義自己,也讓自己能夠從那些傷害中復原,找到另一個方向。

  故事終究結束,旅程最的後終點,伊莉莎白想起了他當初所佇立的路口,以及路口附近那家咖啡店,他想起了咖啡店裡的藍莓派,裝著客人遺留鑰匙串的玻璃瓶,還有那位在等待愛上日落女友回來的咖啡店老板。

 



  這無疑是一部公路電影。

  王家衛用繽紛的色彩、特寫與穿透鏡頭包裝的一部公路電影,咖啡店老板(
Jude Law)、酗酒的警察(David Strathairn)與他的妻子(Rachel Weisz)、賭場辣妹(Natalie Portman)透過伊莉莎白(Norah Jones)的旅程串接成為一個完整故事,片中對白、物品都包裹著一個可以讓人在散場後細細品味的秘密,微言而大義,可以單純的欣賞,也可以深切的推敲。
 
  我想起了去年觀賞過的另一部公路電影「練習曲」,東明相騎著單車奔馳在台灣公路的身影,相對照本片中伊莉莎白若有所思的神情,他們認真而純粹的樣子,牽動我心裡那份微妙的情感。流浪本身不是一種高尚雅痞的行為,更別用一種會發出類似「唷!」的輕蔑語氣來論斷它。只因所身處的城市已經太過擁擠,生活週遭的一切如同連續的大爆炸,震撼而未曾停止,我期待被抽離,無論是精神或肉體上,抽離到另一個地方去整理與舔舐,亦如同伊莉莎白與東明相一樣,再回到原來出發的地點,再開始。

  不管這樣的旅程之後,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keyagogo 的頭像
monkeyagogo

玉笛飛聲花滿城

monkeyago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