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Dear:
 
  這裡應該就是他們口中所說的南洋了吧。
 
  就如同我們印象中的那樣:陽光在湛藍海面映出一片液態金網般的耀眼,浪花懶懶的爬上岸後又褪了回去,微風吹啊吹的,讓人想搬張躺椅,插上根大傘,旁邊再擺個小桌,放上飲料跟一本書,什麼事也不做的待(呆)上一天。
 
  確定你的足跡還不曾到過這裡。
 
  我坐在一群充滿了從台灣飛來的中年男女的遊覽車裡,膚色黝黑五官立體的當地導遊正握著麥克風介紹這裡的種種(在這時刻你知道我都會注意聽他在說什麼),窗外的街道比起我們所生長的島嶼明顯窄小,沒有摩天大樓,沒有高聳的建築物,偶爾有婦女頭頂著層疊而起的物品,搖曳過街,男人們則三二落在門前搭起的小台上交談著。抬頭望去,天的顏色是透澄明亮的藍,無論你從任何一個角度都可以恣意的攫取入眼。隨處可見的佛像雕刻店,證明這小島上的人民虔誠地投身他們所信仰的宗教,導遊說他們一天要拜三次,而且無所不拜,在椰子葉織起的小小淺盤裡,盛著繽紛花朵與一支香,在喃喃的祝禱後,拋灑水滴,不消一分鐘的時間便完成這神秘的儀式。



  島上的氣氛是慵懶的,這也是眾多觀光客拜訪這裡的緣故。在機場海關櫃台前,可見各色人種一群群的等待通關:有的是家庭出遊,有的則是同儕旅行,旋轉的行李輸送帶上不時可見裹著黑色塑膠套的衝浪板或高爾夫球桿,他們穿著短褲拖鞋,戴上太陽眼鏡,男生敞開胸前的襯衫鈕扣,女生則是細肩小可愛,從海關邁步出去,在白天,悠閒地出現在海邊或街上,而夜幕低垂之後,則鑽進那些只點著小燭的餐廳裡、鬧區的擁擠酒吧裡。而那些與我相同地方的人,他們著長袖衣褲、打著陽傘在遊覽車與數個目的地之間上下車,在這裡依舊奉行著如同都市般日出而行日落而息的規律生活,索然無趣,我的短T與短褲,成為了這群人中的異類。
 
  那天原本計畫到庫塔沙灘欣賞夕陽,卻因為團員自費的SPA行程Delay及市區塞車,結果只能望著灰黯的海水天線,自那刻起,My Dear,我開始期待著下次只有你我的旅行。

 

  我們可以穿上一身寬鬆輕便招台計程車到烏布市區,那裡的傳統市場讓人想起我們所居住的島嶼南方某些城市,光線層次地落在二層樓高的建築,地面上數個黑色髒水小坑,與一垛菜販捨棄的爛菜葉,配上空氣中有時傳來腐敗腥味。店家的商品多到從裡頭擺到外頭,延伸至左右鄰居,甚至二樓,販賣的東西大同小異:從具觀賞價值的手工藝品、雕刻、油畫,到鎖定女性消費能力的衣服、飾品、包包,給人一種其實這是一間超大的商店,只是老板請了很多人來幫忙照顧生意的錯覺。行走其間,可聽見殺價聲此起彼落,甚至有店主對著已經走掉的客人叫喊著自動降價後的價錢,其實在這裡購物並不是主要的樂趣,重點是貪小便宜的心態受到滿足。
 
  或者我們可以在WarterBom築起的各式驚險滑水道中呼嘯來去,然後拿起人高般的橡皮圈溜進漂漂水道,讓赤道的陽光穿過河道二旁的林葉間隙,落在我們的太陽眼鏡上,累了就找張躺椅或是膩在戲水池中央的飲料吧台,點杯帶有十足熱帶裝飾的飲料,聊天發呆直到傍晚。或者躺在庫塔沙灘上,抹上一層又一層的防曬油,成為沙灘眾多烤肉男女的一員,悠閒地欣賞那些海灘男孩拾起浪板,無懼的迎向一片亮藍海水,在浪裡來去的英姿,直到夜色低垂,我們轉向沙灘後方那片華燈街景,雖然這裡曾經發生過令人色變的爆炸案,卻仍舊掩飾不住自身所散發出的繁華喧囂,走進小巷間的酒吧狂飲尖叫一晚,或者在點著小小燭光的餐廳裡吃上一頓需耗費三小時的晚餐;當然我們也可以選擇在Hard Rock飯店裡的Starz餐廳裡吃飯,但不住那裡,因為那是舊時代觀光客的選擇。
 


  我們住Villa,讓Waiter領著我們走在石板小徑上,旁邊鵝黃色的高牆上透出一片掩不住的綠意與延伸的盛開薔薇,屬於我們的世界就隔在這片高牆與二片木板門扉後頭,開了門,就看見一方寶藍色的泳池,小巧又精緻;我們可以在空中樓閣什麼也不做的聽張CD,也可以利用一樓的廚房為彼此烹調一頓美味的餐點(我相信你的廚藝應該勝過我千萬倍),四周的高牆擋不住陽光空氣花和水,卻擋住無謂的干擾,讓我們可以恣意地交換肉體的慾望,瘋狂做愛。


 
 
  在雨季最後一天的下午,我們加入街道上的遊行行列,看著年輕人扛起製作精美、面貌滑稽或醜陋的神靈,在樂團敲打的樂音中進行著當地新年除夕前趨走惡靈的儀式。在這天,市區會出現瘋狂大塞車,街上到處可見頂著貢品要前往廟裡拜拜的人潮,我們又是好奇又是驚喜的跟隨人群在街上闖蕩,就像是回到以前孩提時代迎接過年一樣。夜幕低垂,我們在餐桌上享受著新年來臨前的最後一頓晚餐,想像著也許多年以後,在自己的家,仍舊像今天一樣的吃著年夜飯。
 
  只是此刻,在這塊島上,入境隨俗的跟著當地的人們迎接新年,這一天沒有人工作,沒有開門營業的餐廳、商店,全島沒有任何引擎馬達聲響,晚上沒有燈光,眼光所及的世界,突然變得安靜詳和,而我要輕輕地握住你的手,仰望清澈星空,迎接我們另一個新的開始。
 

 
巴里島重要宗教節慶-安寧日(Nyepi)
  涅皮(Nyepi)就是所謂的安寧日,也是峇里島人的新年,源自於和西曆相似的印度沙卡曆(Saka),日期訂於每年的三到四月間;峇里島人以冥思,懺悔的方式慶祝這一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keyagogo 的頭像
monkeyagogo

玉笛飛聲花滿城

monkeyago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