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緩緩的說出這句話。

  你說:「關於那些反叛、欺騙的人,終將因當下背離的理由而再遭遺棄,他們的未受滿足的期待在心裡陷落成一個不完整的圓。或者尋覓,或者哭泣,曾經垂手可得卻又大意失去,這樣的代價直至領受足夠的教訓才得以撫平,但到那時,到那時的你我他,已不復容顏,不復世界。」

  這是預言嗎?

  說得更精準,其實你已看清這一趟的過程,我覺得這些無關靈異或怪力亂神。或許如你,通澈心思,事情的開端便預見他人不可測的結局,然而,我們仍舊尚需步步踏實的去踐履過程,實現你口中的結局。

  在「我們」的這個集合名詞裡,顯然的不包括你。

  逐漸,那些先見之明讓我排斥的想吐,如果可以,我們可不可以略過這些過程讓結果到來;如果可以,我們可不可以不要繞一大圈來證明這些預言;如果可以,我們可不可以阻止實現預言。

  你搖頭,你說你無法也無力阻止別人的愚昧,包括我。

  你說你不是宗教家。

  你獨善其身。

  背離者的夜哭,我們都聽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keyagogo 的頭像
monkeyagogo

玉笛飛聲花滿城

monkeyago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