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Buno:

我們真是試探了老長的一段日子。覺得事情有點像那種連續劇老湊合不上的老套。也覺得自己遭受了你的某些無心的愚弄。也許你對我的一些情已是過眼雲煙了。我總是認為對你是很仁至義盡的,也許你受不了我的自我意識,我又何嘗習慣你的冷冷清清呢?

朋友之屬,非緣即孽。還是覺得出超好大,你可以一個禮拜不理我,自顧的在前頭打情罵悄(口氣多像個嫉妒的丈夫),我卻很沒出息的。

--也許整個都不是理由,理由是我不是丈夫而是情夫,而卡門務起正務來,情夫該走了。

你怎麼說?


朱天心‧擊壤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keyagogo 的頭像
monkeyagogo

玉笛飛聲花滿城

monkeyago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owen55
  • 好曖昧的感覺,<br />
    是別人給你的信件轉貼的?<br />
    不禁讓人想,<br />
    這是誰:P
  • monkeyagogo
  • 誤會嚕~<br />
    最近重讀朱天心小姐所寫『擊壤歌』<br />
    而這是當中的一段有趣的文字<br />
    後來突發奇想的<br />
    抽去了故事當中的人名改以你我替代<br />
    似也符合所聽過週遭某某所謂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之類遺憾情事<br />
    <br />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