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朋友提議要去觀賞恐怖片時,我心中所想到的是最近在媒體上頻頻曝光的「恐怖旅社」或是「撕裂人」之類的片子,而朋友告訴我,這不是一般的恐怖片,而是一部恐怖記錄片之後,我心中頓時起了個大問號:恐怖記錄片是如何的呈現手法?難道會是像有些電視靈異節目那樣,一位膽小愛尖叫的女外景主持人,加上一位聲稱具有某能靈異能力的「老師」,在攝影機與強力探照燈前,穿梭於廢棄屋舍或人煙罕至的郊外?

  如果真是這樣的電影,想來也不過爾爾。

  由於事前並沒有上網查詢該部影片的相關介紹,任何跟這部片有關的訊息我完全一無所知,也許因為這樣,讓我在看完整部片後,全身顫抖寒毛直立下離開戲院,這樣的恐怖記錄片的確造成了很大的震撼。

  然而也許有會人問:如果這樣的恐怖片造成你極大的震撼效果,何以這篇文章卻用「不推薦」來做為出發點?

  在「詛咒」片頭一開始時,即告訴所有的觀眾這是一部記錄片,記錄片的作者在日本以記錄相關真實靈異事件而聞名,早年以出版過不少相關的書,近幾年則改以攝影機記錄下這些所謂真實的靈異事件,而這部記錄片是作者最後一部作品,因為在完成之後,作者的住處焚毁於一場莫名火災,就連其妻子也併同葬身火窟,而作者本人則失蹤不知其去向。

  這是一部拿身家性命完成的記錄片。

  當然,作者本人生死尚無定論,但可以確定的是,作者因為拍攝這部記錄片所付出的代價是非常慘痛。

  以前所看過的恐怖片,或許虛構,或許攫取於鄉野佚聞改編,所呈現於螢光幕前的,是演員們依照劇本所臨摹出來的效果,在這樣的前提之下,無論劇情如何的駭人,在心中總會有最後一道的防線來阻擋住恐懼的延伸,只是在這部記錄片中,作者透過鏡頭拍攝下來的,沒有作做,沒有NG重來,是第一手活生生血淋淋的呈獻(真的是血淋淋),跟隨作者在片中對詛咒事件進行抽絲剝繭的過程,讓我感覺到那個最後的真相似乎一步一步的浮現,但卻也越來越不想知道。甚至在發表這篇文章的過程中,腦海依舊不斷出現那些駭人場景而使我一再的起雞皮疙瘩。

  這難道就是我們所需要的「恐怖片效果」嗎?

  當那些假手假腳假血漿的道具在螢幕前漫天噴發的同時,而我們卻能夠一邊吃著爆米花可樂觀賞,是否就代表其實這類型的恐怖劇情太過小兒科,我們需要更真實更能使自己顫慄的恐怖片?於是有些人扛起攝影機,以知的權力為出發點,企圖去探索並記錄那些神秘詭譎力量,也使自己逐步的身險危機而不自知。

  靈異探索專家的結局是留下了一部驚世駭俗的記錄片,但卻也因為探索靈異而使自己杳茫於人世。

  這算是另一種的「牡丹花下死」嗎?

  此記錄片列為不推薦。

  膽小者不推薦,晚上觀賞不推薦,單人觀賞不推薦,睡前觀賞不推薦,帶食物進場不推薦,穿短袖短褲進場不推薦(在冷氣太強的戲院裡,你會因為又冷又怕而全身顫抖到很累)。

 


 

【角川影展介紹】

【詛咒的日本官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keyagogo 的頭像
monkeyagogo

玉笛飛聲花滿城

monkeyago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onkeyagogo
  • 根據熱心的朋友提供網路消息證明這部片只是一場<br />
    虛構.. 囧rz<br />
    <br />
    有興趣知道的人可以點選下面連結..<br />
    不過要先提醒的是該篇文章夾雜大量電影情節..<br />
    <br />
    http://blog.xuite.net/ymchien/blog/613<br />
    3729<br />
    <br />